• Home
  • 中介进入租赁市场当起“二房东” 一些新问题涌现

中介进入租赁市场当起“二房东” 一些新问题涌现

“你的房想租3400元/月?我们给你3800元/月。”最近一段时间,一些小区有大房子的业主在出租房屋时,会遇到意外的惊喜。承租者是谁?为何愿意多花钱租房?从8月份开始到国庆期间,记者对南宁租房市场调查发现,“二房东”已经不再是个人行为,一些中介机构加入了这个市场。他们在一些居住环境较好的小区里承租大户型住房,然后再改造成公寓,按单间出租。

很多租客喜欢租小户型,因为大户型房租较高,找人合租分摊费用也比较麻烦,因此大户型房屋在出租过程中,经常出现有价无市的情况。如今这种情况因为“二房东”的出现而改变了。

南宁某房地产中介机构告诉记者,他们专门承租大户型的住房,并签订长租合同,然后对房屋进行改造升级,再进行出租。对于房东来说,每个月的租金由中介给付,不管这些房间是否出租,房东都能够按时收到约定的租金。对于房屋和租客的管理,房东也完全不需要操心。

不少房东觉得这样挺省事儿,但是在合同中有一项约定,让部分房东有些担忧,即中介机构在租下房屋后,会对房屋进行改造。比如陈先生的房屋是三房两厅两卫,大客厅南北通透,经过中介改造后,客厅被改成了两间卧室。中介承诺,改造中用到的材料是可以随时拆走的、不影响建筑结构的装修材料,在合同到期后,他们会对加装的房屋进行拆除还原。陈先生这才同意这个合同方案。

该中介机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,该公司为了控制成本,在跟房东谈合同时,一般都会跟房东砍价,但是最近他们发现有外来机构也开始在南宁抢占市场,甚至加价给房东。他分析称,来邕抢占市场的可能是来自发达城市的中介机构,他们对南宁的了解不多。该公司认为,南宁租赁市场比较稳定,不像北京等地那么大的人流和需求,同时,南宁还有大量的城中村房源,所以不需要加价抢房。

近期,记者以租客的名义联系了几家房源,并现场走访。在莱茵湖畔小区,一套三房两厅的房子被改造成了6房,主卧被分成两间,原本的客厅也被改成了两个房间。记者看到,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,并配有空调和床铺。客厅改造的一间卧室朝南,占据了落地窗,有阳台,配有电视、小沙发,这一间的租金为1500元/月。另外几间在采光、房屋大小、配套等方面各不相同,租金也不一样。主卧的卫生间被单独隔了出来,6间房共用两个卫生间,有公共厨房,但没有公共的客厅。

在另外一个小区的一套房源,只在客厅加了一间卧室,然后留出一个位置放置餐桌。这一套房的主卧有配套的卫生间,房间也比较敞亮,租金每月1500元;客厅改造的卧室面积也比较大,配有床铺,租金每月1300元。

记者又在网上找了多家中介看房,发现情况基本类似,租金的价格低的有900元/间/月,高的有1700元/间/月。记者算了一笔账,一套原来月租金为3400元的房屋,经中介改造后,变成了5个房间,这5个房中,有两间是1500元/月,另外三间分别是1000元/月、1100元/月、1200元/月,加起来的租金收入达到了6000余元。

记者了解到,这些公寓中有男士也有女士租住。记者看到有些公寓中贴出了“公约”,要求住户们喝酒猜码的时间不能超过晚上11时。

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虽然一套房子被隔成了6间,但并不意味着住在这套房子里的人只有6个。小陆和小黄(均化名)就两人合租了一间,租金为1300元/月。记者了解到,多数公寓的每一间房都单独安装了电表,水费按人头分摊。

公共区域的卫生、公共秩序等,都由该中介机构的管家负责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有些管家比较严格,禁止大家在公共区域乱丢东西,并且每周都会打扫一次公共区域的卫生,有些则一个月打扫一次。

这种模式与此前的群租模式类似,不同的是以前都是租客或者房东寻找合租人分摊房租、水电。现在这些事项都由中介这个“二房东”来处理。租客岑先生说,此前他们很多人一起合租一套大房子,租客变动后,还没有找到下一个租客时,他们就要分摊这间空置房的租金。现在,这种情况就不用他们担心了。

传统的租赁模式下,中介只是提供居间服务,房东与租客之间直接进行租金给付,但是中介当了二房东后,房东与房客之间就没有了资金方面的来往。

中介在进行房屋改造后,有些租金的收取模式与传统的模式类似,除了交房租给中介,租客还要交一部分押金。如果租客中途搬走,管家可以帮找接替者,不过要收一笔服务费。

除了这种大家熟知的模式外,还有一种引入了第三方贷款平台。比如小周租了一间公寓,每月约定的租金为1000元,租期是一年。小周不用向中介机构交房租,而是像还房贷月供一样,按月向第三方贷款平台交房租。第三方金融机构介入的模式,对“二房东”来说,可以提前收到金融平台给付的整年租金。这样一来,“二房东”前期投资做改造、收房源的资金流转压力就小了。

不过,也有业界人士分析认为,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租客如果直接与房东交易,就没有中间商赚差价;有了中介服务后,虽然给租客和房东带来了一些便利,但也意味着房客要为这种服务埋单。在此基础上,再加上第三方贷款平台,那么租客要承担的租房成本就更加大了。但在走访中,记者发现,整个操作过程,不论是中介还是贷款平台,都会特别向租客说明,贷款平台的服务是免费的,中介也不收中介服务费。

通过第三方贷款平台给付房租的方式,如果遇到中途退租的情况,租客遇到的麻烦就很大。小周2017年1月在南宁市某小区承租一间公寓,办理了贷款手续后两个月,他就收到了外派任务,要去国外工作,他向中介机构提出了退租要求,中介也同意了,为他办理了手续,并且在小周搬离后将房屋出租给了他人。但是第三方平台对小周的还款要求却始终没有停下来,至今还在不断地产生滞纳金,在他退租后共产生了5万余元的费用,这个额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不断上升。小周多次向第三方平台反映,均没有得到处理,中介公司也只称已经解除合同了,没有为他处理。小周担忧地说:“万一这被算作我的信用不良记录,对以后贷款买房产生不良影响怎么办?”

此外,阿里员工在出租公寓里得白血病去世的消息爆出后,不少市民也开始担忧中介公司改造房间使用的材料是否安全。多家中介公司称,他们使用的装修材料都是合格产品,隔墙用的是一种叫埃特板的材料。记者在市场调查中得知,这种材料在商铺装修中广泛使用。记者在现场走访中,敲击临时墙时,发出类似空谷的响声,没有明显的异味。

记者从住房监管部门获悉,该类房屋被划入租赁企业向市场提供的房源,也是南宁市培育租房市场中的一类房源,监管部门对该类房源采取鼓励态度,并将其纳入可核验的房源之一。有市民担忧这样的出租房居住密集度可能太大,会不会违规?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监管部门人士称,对于出租房的居住人口密度,南宁没有明确的规定,更何况房产是属于私人财产,个人私有区域的情况应当由产权人管理,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,监管部门不会介入。(记者李俭芹文/图)

南宁市创建广西河湖长制标准化管理县 ——到2025年基本完成辖区河湖…

Leave A Comment